没了史派西的纸牌屋第6季如何完成?

《纸牌屋》完结季月初在Netflix上线,第一集就“赐死”凯文·史派西饰演的下木前总统,更埋下伏笔暗示死因不单纯。新一季中,贯穿整部美剧的下木总统首席幕僚长道格·史塔波被“升职”,重要性更比前几季更突出。新一季礼,道格不仅是过去扑克脸、冷血严肃的形象,更多的是剧烈的情绪起落转折。少了他忠臣以对的大老板,道格经过迷失自我到重新找到目标,重返政坛发挥政治操作的“长才”,却让人摸不着头绪背后动机。

Netflix快刀斩乱麻炒了史派西撇清关系,但第六季的制作也因此停摆,以重新定位故事大方向。终于,2018年初Netflix宣布最后一季继续拍摄,由饰演克莱尔的罗宾·莱特领衔主演,并从过去的13集减少到8集。全新一季已在11月初在Netflix上映。

近日,时光网专访了道格·史塔波饰演者迈克尔·凯利,聊到他的角色在第六季让人诧异的发展转折。凯利也解释道格的盲目忠诚背后最真实的动机,更回忆与编剧一同创造这个角色的过程,也比较了这部受国际观众欢迎的美剧与美国现实政治状态的戏剧程度。

第六季中,道格成为与女总统克莱尔硬碰硬的主要角色。但前几季下来对道格的印象,他是下木总统夫妻推动政治理念的得力帮手。

凯利表示,编剧们从未让他失望,对此他很感激。过去几年来凯利与编剧一起创造了道格这个角色:“时常也会有让我十分惊讶意想不到的发展,挑战我的表演功力,就像第三季中道格历经脑部受伤后的复健。但我发现这一季的挑战难度更高。”

当凯利得知第六季道格的故事会有这样转变时,他记得惊讶之余也却也认为这样的发展很合理:“(新一季)全盘改变我对这个角色的既有认知。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彻底的迷失自我。他对世界的所有认知,包含工作、老板、他的生存目标等,所以第六季一开始我们看到道格非常迷惘。”

编剧发挥一贯的本领,替道格想出了合情理的目标与动机:“而这一季道格的目标,是如何维护下木总统死后留下的成就。而为此道格可以竭尽所能、不择手段。”

这个动机背后的心理因素,正是道格贯穿六季、让人难以完全理解的盲目忠诚:“(道格)是我在所有电视剧中看过忠诚度最高的角色。所以,某种程度上把忠诚至上设定成道格的“遗愿”,他的作为与决定都以此出发。“

凯利进一步解释:“虽然法兰克确实救过道格的性命,或许还不只一次,道格对法兰克抱有十分的感激。但我认为,当道格决定替法兰克背负杀害佐伊的罪名时,救命之恩的感情债已达平手。道格对工作的尽心尽力是促使他继续对法兰克忠臣的背后动力。”

不过实际拍摄上,凯利透露这个剧情转折并不是在第六季制作拍摄重启后,马上就清楚明了的决定:“我们已经拍到一半以后才决定谁是杀害法兰克的真凶。我们知道法兰克不会在第六季中,我们也计画说他是如何死亡,但我们也让真相慢慢被发现,过程与细节到稍后才决定。”

凯利同时解释,道格也有一场心理转变过程:“(第五季时)他意识到他与法兰克、以及法兰克与克莱尔的关系不会好转,只会越来越差。所以法兰克得到特赦的可能越来越渺茫。(第六季)变成讨论要是没了他的成就,法兰克还留下什么?”第六季最后一幕涵义丰富、演出难度极高

第六季一开始克莱尔登上总统大位,遭遇最大的阻力是来自身边一群想要操控她的中年白人男子。但他们似乎认为克莱尔只是个女人,不必花太多心思、用女性特征作为攻击点,就可以轻易被扳倒。只有道格视克莱尔为同等的对手。

他提到的是第六季的最后一幕。这一集是由罗宾·莱特亲自执导,也是最后拍摄的一场戏。片中道格带着一份克莱尔的“杀手名单”希望以此与克莱尔交换条件,让他宣布特赦法兰克。

这场前后不到10分钟的戏情绪十分紧张让人坐如针毡。凯利说:“对一个演员,试着捕捉这个当下的情绪,挑战性很高。因为这一幕戏虽然才几页剧本,但溢满剧情细节与情绪。只好跟着当下的情绪发展发挥,几次之后开始捕捉到精髓。”

到底是谁杀了法兰克,这个谜底一直到最后一场戏才被揭露,而道格也十分罕见的情绪溃堤:“那是他第一次说出口是他杀了法兰克,或许是第一次心里真实感受到情绪。法兰克死了,而他是幕后推手。虽然当下看起来是逻辑合理的决定,但道格到了最后一幕才真正吸收、意识到这个决定的后果。

凯利继续说:“随着故事发展,道格发现到他没有机会得到他想要的,所以绝望的要克莱尔承认没有法兰克就没有今天的她。” 凯利表示,这反映了道格想要把罪恶感转给克莱尔的绝望。

但是克莱尔的反应冷淡,轻描淡写地耸耸肩说:“嗯,不必了。” 让道格大为愤怒,甚至想要痛下杀手,但眼光往下一看映入眼帘的是法兰克的孩子。道格心软了,这半秒钟的犹豫成为克莱尔铲除异己的机会。纸牌屋道格的结局

“走到这一步时,我想道格已经意识到输了这盘棋,但他还剩下什么?我们知道他没有很强烈的家庭连结,没有工作、没有法兰克,到最后死亡可以算是一种解脱。”

道格虽然是一个冷酷严肃、善于算计操弄的角色,但是他的个性鲜明目标明确,也因此是许多观众关注的角色之一。

凯利回顾第一季与当鲍尔·威利蒙一起创造这个角色时,威利蒙只给他简短的两句话指示:“我想要在这一季结束之后,观众对道格的反应是: 这家伙到底有啥毛病?”

凯利说他永远记得这句话:“它帮助我演出这个角色,除了想出他的嗓音、走路与动作的体态。”

但道格吸引人的魅力在于他内心一股抑郁的纠结。凯利说,他不只是想要打造一个让观众恨得牙痒痒的杀人机器,而是仍旧保有人性的内心纠结:“他犯下许多令人咋舌的冷酷血案,但同时也腐蚀着他的内心,正因为他还是有良心。

不少电视剧出了特定几季之后,演员会比编剧更了解他们扮演的角色,因此对话会从编剧下命令转变成互动交流讨论角色发展。

例如第五季,道格与克莱尔的参谋长LeAnn Harvey(内芙·坎贝尔饰演)虽然是竞争对手但还是睡在一起。凯利记得一天与编剧Frank Pugliese、Melissa James Gibson、以及坎贝尔共进晚餐,编剧问两位演员:“我知道你们的角色彼此又恨又尊敬,从这之间有一股奇怪的化学效应,我们想要发展出意外的亲密戏,你们觉得呢?”

凯利说:“我和坎贝尔边开玩笑同时爽快地说:好啊没问题。不过正经的说,我当时就说他们两人上床还蛮合情理,不过仅此一次绝对不会再发生。这部分也纳入剧情发展。”

凯利表示,《纸牌屋》起初定位就是一部有着疯狂叙事的政治电视剧,大肆玩转前所未有的政治操作手法,并不反映现实生活,然而如今的美国政治,却变得跟《纸牌屋》越来越像了。 “我绝对不是说当下的政府与高官真的有闹出人命,但是目前的状况几乎就与《纸牌屋》一样疯狂,甚至更夸张。”

这个现象也大幅改观观众对《纸牌屋》的评价与看法,凯利也切身感受:‘我与剧组和周遭的亲友讨论结果,大家都认为:‘哇,我们不再是疯狂的政治剧了。 ’”

从不避讳在社群网站上批判特朗普总统的凯利,也苦笑地表示担心现况的疯狂现况的疯狂程度有招一日会追上《纸牌屋》:“我在社群媒体上多次直言不讳,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pandorajewelryuk.com/,内森索比说川普的作为越来越像独裁者。我认为在(美国)这是不可接受的。剧中法兰克等一行人的行为许多都凌驾于法律之上,现实生活中我们有个总统不遵照法规办事,有些人喜欢,有些人不喜欢。而我是后者。”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